第三十七章 《神照功》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江湖风云第一刀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三十七章 《神照功》

分享到:
关闭

李不负衔着血刀杀掉血刀老祖后,已是气喘吁吁,精疲力竭。

他转过身子,想对狄云说什么话,却又一下快要跌倒。

狄云连忙走过去,将他扶起,问道:“李兄,你莫着急,我将你带回山洞,我再为你输一些真气!”

李不负慢慢走到那张棉衣之上,缓缓坐好,摇头道:“不必了,你先听我讲!”

狄云在旁不敢多劝,道:“好,你歇一歇,我听你讲。”

李不负喘了口气,说道:“你先去看看花铁干有没有死透,他若活过来,必定是要取你性命的!”

狄云有些紧张,看了眼花铁干,走过去探了探他的鼻息,道:“花大侠为人正直,名声在外,怎会杀我呢.......我瞧瞧,啊,他的确已无气息了。”

李不负叹道:“好,这很好。你心肠实在太善,难免被人所害。你想一想,连我师徒二人都会相互残杀,何况是他与你素不相识!”

狄云不知该说什么。

其实李不负的年纪不比狄云大,甚至还要略微小一些,但他的心计和城府却要比狄云深沉许多了。

因此反而是他在点醒不善人事,天真纯良的狄云。

李不负的身子轻轻一晃,又道:“你慢慢听我说。”

狄云想去问道:“你要说什么?我负你回山洞,生起了火,然后你再说好不好?”

李不负一听到“火”字,眼睛亮了一亮,但转而又暗淡下去。

他叹道:“不用了。我内伤太重,不是一时半会能够疗愈......先不提这个,你的拳脚功夫怎样?”

李不负突然问了狄云一个古怪的问题。

狄云面露尬色,道:“我拳脚上的功夫很差劲。”

李不负继续问道:“那么你会用刀,或者用枪么?”

狄云摇头道:“我都不会。我只会一些师父传给我的剑法。不过那些招式比起你们来,也还是差得远了!”

李不负又长叹口气,道:“那么你最好去将先前那水岱的冷月剑带上,然后再回山洞。回山洞第一件事不是生火,而是要赶紧杀了水笙妹子!”

狄云奇道:“为什么?”

李不负望了望天色,天空几乎已快全暗了下来,他道:“我先前点了她的穴道,算来此时应该快自然解开了。还是那一句话,你不杀她,她便会杀你的。”

狄云为难道:“可是......可是我与水笙姑娘无冤无仇,我怎么忍心杀她?”

李不负正色道:“你切记住,待会回山洞,一定要先下手为强,否则说不定便要落得像我这样了!”

他想起什么,又叮嘱道:“然后你可以将我们这些死人的衣服都取下来,你自己穿好保暖;我们的尸体,你就最好是挖个雪洞封存起来,这样不易腐烂,你可以留着一点一点地吃。”

他一句一句地嘱咐,倒像是个老母亲在对临行离家的儿子细细交待话语一般。

狄云却越听越慌,他问道:“你......你为何要与我说这些?你也要死了么?”

他从心底不由得升起一股恐惧之情。

这份恐惧不只是面对死亡的恐惧,还有面对孤独的恐惧。

因为他知道,如果李不负真的死了,他很可能真的就要在雪谷中独自生活许久,没有希望,没有人性,没有温暖。

狄云与李不负本也没太多的交情,但荒谷雪山,与世断绝,人到了这种时刻,却往往会产生一种奇妙的情感。

狄云并不希望李不负死。

“你不能死,你还要与我回江陵城去,洗脱你的冤屈!我的师妹被人下药,也要靠你去证实清白啊!”

狄云抱着李不负呼喊道。

李不负苦笑一声,道:“我的冤屈又有什么好洗脱的?血刀老祖说的对,作了我们这行当的,被人冤枉那是常有之事,本该习惯......”

他转而又认真地对狄云说道:“好,我接下来对你讲那一晚上在江陵城中发生的事,事关害你师妹的真凶,你好好听。”

狄云只好点了点头。

李不负道:“那一夜,我本在院子练功。而后万震山的二弟子周圻来找我说话,让我去提醒在书房中的戚芳休息。”

狄云不禁问道:“戚芳怎会在你的院中?”

李不负以目制止,轻轻说道:“我说,你听。有些细节已来不及多问了。”

天色随着两人说话,又变得更加的暗沉。

兀鹰不飞。

谷中的风吹得更大了。

李不负接着道:“我当时便有些奇怪。随后我练完功去了书房,戚芳,也就是你师妹竟不顾一切地朝我扑来,想要与我行.....行那种事。”

狄云一惊。

李不负道:“我自然不愿糊里糊涂地做,于是将她推开,刚要出门,却又撞见江陵知府凌退思遣人过来,那人竟说是他下的药。”

狄云问道:“他为什么下药......”

刚问到这儿,他又想起李不负让他不要问,于是捂上了嘴。

李不负笑道:“他下药自是想对我用的,让我与万府少奶奶戚芳做了那种事,我便不好再相帮万府了。谁知戚芳替我中招,但那在他们看来,效果也差不多的。所以知府衙门里,便有害你师妹的人。”

狄云暗暗记下这些信息。

李不负道:“不过那名差使已被我杀了。我当时出门杀他之时,隐隐发觉还有人在书房之旁窥探,那人以为我没发现,其实我却知道他是吴坎。”

狄云道:“吴坎?”

他与万府中的弟子打过交道,显然认识这个人。

李不负道:“正是。据说吴坎对戚芳垂涎已久,他又莫名在旁鬼鬼祟祟,实在蹊跷。那春药之事,不论他下没下药,但多半是参与了过程的,才会在那个时间点出现在书房旁边。”

狄云咬牙切齿道:“吴坎这狗贼!”

李不负道:“还有一人。也许也动过手脚。”

狄云问道:“是谁?”

李不负此时被大风吹得已有些说不出话,慢慢道:“就是......就是周圻!”

“他.....他想献媚于我,又在当晚奇怪地指引我去书房,我看他大概是知道此事的。至于参没参与,我便不清楚了。”

“你去从这两个人身上查明,一定会有线索。我已快死了,不会骗你的。”

若是周圻和吴坎两人在此,必然大惊失色。

——因为李不负并不知晓他们下药之事,但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推断,便推测得相当贴合,判断得极准,实在不可不让人佩服。

李不负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我后来便去杀凌退思了......又遇见了他女儿凌霜华,我把凌退思杀了,让凌霜华去找丁典团聚......”

“哈哈哈哈,父女之间尚且仇恨滔天,何况是师徒?!我栽在血刀老祖手上,也算不冤!”

狄云却没听见他后来的话,而是听到丁典、凌霜华两个字的时候,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!

“啊!是了!是因为你杀了凌退思,才让丁典大哥和凌霜华姑娘团聚的!你是他们的大恩人呀!”

李不负咳了两声,凛凛寒风吹得他瑟瑟发抖,他笑道:“不错!这算是我李不负在江湖上做过的唯一一件好事!你若能再见他们,千万让他们记住,不要辜负我的........”

狄云打断他道:“不、不、不!你不会死的,我马上用‘神照经’为你疗伤!然后我把那口诀也讲给你,你练神照功,就一定不会死的!”

他急急忙忙走到一旁,说声“得罪”,又解了血刀老祖和花铁干的外衣,为李不负披上保暖。

而后狄云像是得到了什么救命法宝一样,将李不负撑起,强行将不多的“神照功真气”又输入他体内。

他道:“丁典大哥本不让我展露这神功,更不可能外传!但你既然是他们的大恩人,我传了你,丁典大哥一定是不会介意的!他一定也很想救你!”

雪一直在下。

天空暗寂,空谷寥然。

风却慢慢停了,整座山谷都慢慢沉寂下来。

狄云生怕李不负不愿意学,又说道:“你听我讲,我当日在狱中上吊,本已断气。然而丁典大哥硬是用这神功将我救活。你现在练这功法,什么内伤都能治愈!”

“我念一句口诀,你便跟着运功行气。你们天赋都比我高,肯定没问题的!”

李不负闭着眼睛,勉强点点头。

“好,我开始念了。如灵在脑,如神在照。灵守心中,神通穴道,聚神于悬空之间,会精于四肢之窍......”

狄云虽并不聪慧,但功法口诀背得却还是很熟,先将《神照功》的总纲背了出来。

这番总纲非常深奥,佶屈难懂,要花很多工夫参悟才可。

不过好在下面狄云念的便能让李不负用得上了。

“手之三阴,从胸走手;手之三阳,从手走头;足之三阳,从头走足;足之三阴,从足走腹,腹中聚精......”

云雾驱散。

雪谷的天空上逐渐露出点点星光。

两人在这夜空下,大雪中,竟然静坐雪谷,传气练功,聚精会气,进入了修炼的状态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